晒心

  就要下雨了!
背面的半边天被厚重的一面黑云遮了个严实,它是什么时候爬上来的,我竟不治。就让它这样悄悄来,悄悄地去吧,毕竟我是喜欢阴天的,对于着实没有什么好感!此时正是傍晚时分,依稀看得出白色的云飘在淡天的西南面,晚霞依然在,却退去了昨日妖艳的幻衣。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着。于背后袭来的黑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这让我却起了疑心“下雨”难道这云就只是过客?
那应该就是太阳落下的地方。
西北方向,在黑云的边缘,一代脂粉温吞吞地蕴着,像是害羞的姑娘,扒住门框偷偷地看着来访的客人,动作十分讲究。一看到了,却有红着脸,害羞地笑了。
我坐在窗前,静静看着西面的天。是什么样的人把这本应流韵的一段粉红扯成了两段。他的脸上一定泛着愠色吧?
也罢,暂且不去研究。可这只飞蛾为何不停地撞着玻璃?像是吊在空中的一颗磁铁。被窗外的另一个吸引着,不时地突然地贴上再分开,再不能把这二氧化硅与碳酸钠混合物撞出了窟窿。
一支信鸽划过,速度是快的。奇怪的它,竟没有打出哨响借此划开蹉跎。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时而这样的时而那样,我无法控制自己了更无颜以对亲友。心情不由自主地变换着,心情无原由的波动,“高兴”时而忘了一切。“高兴”过后却又像是在那瞬间失去了一切,失落与无助的感觉填满了我的心,每每在高兴过后我要面临的必定是“痛苦”。
旁人有什么错?他们为什么要为你而活?;又怎么因你而改变?你心中的友谊的分量究竟几何?爱情又在何方?人人都在期盼一份真之又真的爱情,期待失之于的爱情,而人人都只是在期盼而已,获知只是在无止境的等待中苦苦煎熬着自己的心,怨世间没有真情在,怨世间红颜难寻……
定足,扪心,自问,自己又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不去珍惜你的拥有?为什么在永远结果的问题上徘徊?理想与现实要用时间使之“连接”;靠努力使之走近;靠毅力使之实现。
过去的,不能够放下;要来的又怯懦而不愿接受。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坦然得面对?!
你最怕面对的就是自己的心,如果你真心的面对它,它会给你答案。
你伴着痛苦度日,为什么不放手离去,退一步也许是另一片新天地,那时也定会有属于你自己的一片天空,然而,你又为何?为何,不忍放手?难道真的只为了那一巴掌过过后的酸酸的甜甜的夹杂着口中余血味道的“糖豆”?!
含着泪,含着“汤”,含着辛酸,我问我心。到底在犹豫什么?!它在那里无助的滴着泪,返回大脑的信息是“成长”。
如此“成长”,你快乐吗?!
请从困惑中走出来!扬起你的笑脸,把影子留在身后!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