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恋人

  一片枫叶在风中摇曳着,看看自己如此的渺小!真的很可望回到从前,如今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在寻找,在寻找失去的光阴,那些我们充满欢乐的日子。向大海用来的波涛问一声,你在世界的另一边一切都好吧?
你还记得吗?高一的时候我们都在校,那个时候你总是想家,常常躲在一个角落里哭鼻子,你哭就不可收拾,总是把眼睛哭的肿肿的红红的。而你瘦弱的身体总是生病,每次的“感冒”你都逃不过,你还是噘着小嘴对我说:“流行什么不好,偏要流行感冒。”那个时我可遭了殃,却成了你的“小保姆”。我们的友情就是那个时开始的。为了避开别人的闲话,我理所当然的成了你的哥哥。你学习好,班级总是靠部出前十名,人长的又娇小可爱,追你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少。而这时哥哥却摇身一变成了你的“男朋友”。那些追你的人也就自然无话可说。我指着你的鼻子问“什么好事”都往我头上安,你却撒着矫对我说“谁叫你是我哥哥呢?”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懂你的心。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三年将尽。高考近了,我们开足马力迎接挑战,我学得不如你,自然你就成了我的辅导老师。你知道吗?那个时我的心情非常的糟糕,你的出色以及高考的压力几乎是我窒息……
尽管发生了好多事情,可高考还是如期以至……
高考过后我的心情很乱,由于高考第一年改革我们的心里都没有底。只有不安的等待阅卷的过程,估分那天我们返校,我看到你时,你的精神很差,像大病一场似的。嘴边长了许多水泡,显然是……知道我有多么担心吗?自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你——你那间蓝色的夹克衫和配套的牛仔裤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记得那一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格外的烦乱,在下午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我知道是你打来的。你说话的语气十分平静,平静的让我感到害怕。那个平静的声音对我说:“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我喜欢你,你还记得吗,我对他们说你是我的男朋友,我是认真的,我一直都喜欢你可我不敢对你说这些话。你也不明白我得以心思,我真希望我们一直在一起。本打算我们上大学后对你说这些的,可是……(她哭了)我,我要走了。”“要走了?去哪?还回来吗?你还……我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可没有得到答案,颤抖的声音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记着“我永远爱你!”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响声。
你走了,永远的走了,给我留下的只是一连串的响声还有那痛苦的回忆。班主任说你已经过了“本科线”你已经考入了哈尔滨理工大学!虽然没有过重点线与你本身得实力相差很多,但你已经成功了,又为何……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送你的那天,班主任去了,我也去了,还有好多的同学,我们都默默的为你送行,没有哭声,只有那死一般的宁静——“默哀”你在天亡灵是否感到意思安慰,你的骨灰就撒在你家乡的那条河——秦家大河,当你的骨灰撒向河里的那一刹那,仿佛世界都已凝固,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的心在翻腾着,我们的过去。我真的很相对你说,我爱你!可是我无论怎么喊你都听不见了,没想到这三个字的代价如此的大。都怪我当初不明白你的心思,都怪我在高考后没有与你联系,与你谈心。都怪我,都怪我的心情和你的一样糟,与你一样不愿说出自己的心思,否则所有的事都不会发生了,我恨自己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你的事情轰动很大,报社记者到你家采访,还写了一篇新闻,就发表在咱们的绥化晚报上,他们给你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化名,“陈杰”新闻大体的内容是“某中学高三四班一尖子生由于高考失意,父母责骂服毒自杀。”这些人根本不负责任,他们根本不了解考生的心,作为家长也不能体会到孩子的感受,是他们扼杀了你年轻的生命。你刚满二十岁,在伤痛之余我问自己。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是为了名还是利,是为了高考还是……我的思想近乎疯狂状态,我找不到答案,内心的痛苦煎熬!与对人生的思考有谁能体会……
面向大海,我彷徨,我思索。海边,只有我一人,有些孤独,有些失落,海以它博大的胸怀包容了我的一切。那一刹那我清醒了,便对大海产生了特殊的感情。那海天一色的蓝不就是定格在我脑海里你那蓝色身影的化身么?在那海天混沌中,你仿佛告诉我要坚强活下去,活着并不仅仅是生存,活着是一种责任!我要活下去,要为你完成你留下来的责任,回到现实挑战生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至今不到四个月……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